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微风(bolang6688)的博客

春风化雨 润物无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磨的记忆  

2012-10-21 04:55:54|  分类: 生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磨的记忆

磨的记忆 - 微风 - 微风(bolang6688)的博客

已是凌晨两点多,仍然毫无睡意。听到鸡已经叫了,突然想起小时候推磨的事。反正眼珠子滑溜溜的,一点瞌睡没有,于是就干脆起来找寻记忆。

前些日子自己写过关于碓的记忆,磨就跟碓一样,随着现代文明的发展,已经从人们的视线中渐渐退去了,即使偶尔出现,不是作为一种农业文化的象征,就是作为一种古老文明的符号了。

但是,磨在我们这一代人的记忆深处,却永远刻着深深的印痕。

我们老家那一带,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是以地瓜为主食的,地瓜、瓜干煎饼几乎就是餐桌上永恒不变的食物。

摊煎饼之前的第一项工作,就是将瓜干用清水泡透(地瓜直接洗净),然后把瓜干或地瓜用大铲剁成比骰子还要小的小块儿,再在石磨上磨成糊儿。

石磨,最初叫硙(wei),汉代才叫做磨,据说最早是由鲁班发明的。就用两块有一定厚度的扁圆柱形的石头制成磨扇。下扇中间装有一个短的立轴,用铁制成,上扇中间有一个相应的空套,两扇相合以后,下扇固定,上扇可以绕轴转动。两扇相对的一面,留有一个空膛,叫磨膛,膛的外周制成一起一伏的磨齿。上扇有磨眼,磨粮食的时候,粮食通过磨眼流入磨膛,均匀地分布在四周,被磨成粉末或糊状,从夹缝中流到磨盘上。

我们那里的磨都是需要人去推的,因为男劳力白天活计累,推磨的活一般就由妇女和小孩去干了。

推磨虽然不是什么纯力气活儿,但是也还是有些技巧的。要用绳套将磨棍(一米多长粗细均匀的木棍)套在磨脐上。磨脐就是上扇磨两侧相对的类似肚脐眼儿的小凹槽,楔入小木橛,以便套住磨棍,逆时针推着磨转动。如果是成人,只要将磨棍一端套住磨脐别在磨盘上,另一端顶在肚子上往前推着转就是了。两个人或两个以上的人推磨最讲究节奏,要求步调一致、用力均衡,步子稍稍有点跟不上或者用力过猛,或者没用上力,。

记忆中,推磨磨糊的工作一般是在后半夜开始的,往往是听到鸡叫一两遍(那时鸡叫就是时间的符号),母亲先起床,把准备工作做好,然后再把我叫起来。尽管十二分的不情愿,但也得使劲揉着眼、迷迷瞪瞪的起来去推磨。我那时也就是十几岁,个儿又不高,得将磨棍抱在胸前才行,推着推着,瞌睡就来了,稍一迷糊,脚步就跟不上了,不是打了糊子就是掉了磨棍,挨训、挨巴掌的事自然免不了……好在我上初中时就到外地上学去了,再说后来也慢慢有了磨糊机,我推磨的历史也就那么几年。这是后话。

等把糊子磨好了,我就再回炕上睡个囫囵觉,母亲就把磨好的糊子用笼布滤一下水,支起鏊子,生起火,就开始摊煎饼了。

摊煎饼就更是一份技术活了。要将糊子团成团,在均匀受热的鏊子面上自外向内均匀的滚摊完整,然后用竹片轻轻地剐蹭,等到边缘稍稍卷起,用竹片一挑,顺势将整个煎饼像揭纸片似地掀起,放在一旁的大簸箩或盖顶上,一个煎饼的制作过程也就完成了。在我们那里,评价谁家媳妇手巧能干,很大程度上是看谁摊煎饼又薄又均匀,看相好,吃着又香……

那时家家隔三差五的要摊煎饼,特别是到了秋后地瓜下来了,每家都要摊上百斤、几百斤地瓜的煎饼,有的人家人口多,煎饼能摊到一人多高。秋后的一次或几次集中摊的地瓜煎饼,一般都能吃到来年夏天,甚至能接上收新地瓜。摊好的煎饼,摞成一摞摞的,用布盖好,只要不潮了,能放很久。吃的时候,掀起一个煎饼,用清水均匀喷上,再掀起一个摞上,再喷上清水……等煎饼润得软和了,然后一个个叠起,卷上大葱,卷上咸鱼,亦或是卷上豆末……都是无上的美食。

几十年后的今天,在我的家乡,已经找不到石磨了,瓜干煎饼也早已成为历史。不过,地瓜煎饼还偶尔能够吃到,但那早就是机器磨糊的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9)| 评论(8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